从槟城到新加坡发展,许文远牢记“知恩报恩”

从槟城到澳洲大学念书,接着就到新加坡发展,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在FB贴文分享,本周是他在公共服务领域服务满40周年。

他在个人FB专页贴文及上载多张照片,包括年轻时的黑白照,感性的分享心路历程。

《新明日报》报导,许文远写道:“40年前的这一周,我踏入当时位于珀玛路的卫生部办公室,心情焦急、乐观和充满期望。展开与新加坡政府,及公共服务领域的长久关系。”

他分享,当年因哥伦坡计划奖学金,他从槟城到澳洲的大学念书,接着就到新加坡。

“在这8年的特定服务期,成为一段具有满足感和有许多挑战任务公共领域事业的历程。”

他说,在每个转捩点都有起有落,但很幸运有好的导师和同事,以及给予很多支持的家人,尤其是妻子:“我很感激这群贵人,或我生命的守护天使。”

他也说,自己的书房墙上挂着一副写着“知恩报恩”的字画,时时提醒他要懂得报恩。

“这是我的人生原则,尽我所能帮助更多人,有如我这些年所收到的帮助一样。”

他补充:“踏入新加坡公共服务领域40周年的这一天,我心里充满感激,谢谢大家!”

许文远的贴文获得上千名网友按赞留言,有网友就留言,询问是否有三四十年前许文远年轻时的照片?许文远大方回应,并分享了他1978年婚宴上系着大蝴蝶结的照片,及从纽卡斯尔大学毕业时与妻子的合照。

尽管如此,许多人还是有话说:

Johnney Tan:许文远“人才难得”,会拿毛笔的“白衣白裤”没几个,李光耀说他行,从卫生部长到国家发展部长再到交通部长,他都没让总理失望。他如果留在槟城,肯定没有今日之成就。

SY Teng:马来西亚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人才“输出国”。

Michael Tan:就算今天老许留在槟城也成不了事。机会是总理给他的。我国是个大舞台,人强马壮,他才有出头天。

但老许上不了国家前五把手位置。那是留给道道地地当过兵的新加坡子弟的。

Adrian Winson:新加波拼了命留住人材。马来西亚拼了命输出人材。

杨洋:新加坡不管是政治还是商业的人才,大部分都是马来西亚过去的。香蕉教育培养出来的全部都只会享受玩乐或移民,人才素质也有限。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