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客工,这些艰难辛酸只有你们最懂

强枫建筑私人有限公司(Keong Hong Construction)由于安排客工居住在过于拥挤、恶劣的环境中,并教唆另外十七名雇主照做,被控207项罪状,罚款352,500新币,罚金数额创同类型案件历史新高。

人力部发布文告,表示已禁止该公司聘用外籍劳工。

文告中指出,去年3月8日,人力部的客工住宿稽查员到位于三巴旺的强枫建筑工地临时住所检查时,发现获批最多容纳182的住所,实际居住了207人。并且这些客工居住于31个以铁皮与木板临时搭建的房间中,不符合民防局的防火规定。

(channelnewsasia)

不仅如此,他们的居住环境拥挤、密不透风、灯光昏暗,厕所与冲凉设施也不齐全。

让人不得不唏嘘,承担着这个国家绝大部分建筑工作的客工们,怎么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让人想问:漂泊在新加坡的工人们,你们还好吗?

我们知道,新加坡是真正落实以学历和工作待遇来区分居留身份的移民社会,而且近十年来,准入门槛不断提升。

2010年以前,大学毕业薪资2500即可取得Employment Pass (EP)的身份;

2014年调整到3300,这使得俱有大学学历而薪资不达的人下降到S Pass签证,而蓝领劳动人口则以最低阶的Work Permit证件居留;

而现在,大学毕业薪资要达到3600才能拿到EP,这让多少持有本科、研究生甚至更高学历的人,因为拿不到拿法准证,不得不离开他们所向往的狮城……

政府不断调高门槛,其实是在回应新加坡本地人口对于政府过多过速吸纳外来人口政策的不满。

这些local高呼“外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掠夺”了他们的生存空间。

越来越多人将怨气直接转嫁到外籍人士身上,在留言网站上毫无节制地谩骂和讽刺。

每当有骇人命案、设局诈欺、荒诞闹剧、环境变质、肇事逃逸、治安亮灯、组屋风月化以及任何重大罪案发生,或者小到公共设施的占据与毁损、交通拥挤和故障、房价居高不下、公共场所喧哗、小孩随地便溺、咖啡店的奶茶不好喝食物不地道等等……矛头都首先指向外籍人士。

网民每每戏谑当事人为FTs,言语刻薄,呈口舌之快,宣泄他们对外籍人口的怨怒……却无视各群体的界分和差异,也不管各国籍劳力对新加坡经济作出的贡献以及他们被欺压剥削的现实。

新加坡啊新加坡,我该说你好还是不好呢……

人力部长杨莉明在出席今年为客工举办的劳动节活动时,又宣布人力部将在10月份,为新客工开办课程,助他们了解新加坡的国情和法律,所有客工必须在抵达本地的两个星期内报读这项长达一天的课程,75元的课程费用由雇主承担,建筑业客工将率先接受培训,其他领域的课程则会在明年陆续推出。

这样看来好像又是在帮助外籍劳工更好地融入新加坡社会……

无论怎样,希望这些辛苦的劳工,能够在一天的辛勤劳动后,晚上能有个像样的住所,睡一个甜美的觉,能在梦中与朝思暮想的妻儿父母相聚……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