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三十歲結婚,嫁給三十六歲的男人,七年後卻因為兩萬塊錢離了婚

一個女人真得慎重選擇婚姻,戀愛時愛就愛了,錯也就錯了,可結婚不一樣,充滿了太多無奈與天意,如果你足夠善良,又本身是水做的,可有時候無奈月老牽錯了線,或者認自己瞎了眼!沒能一秒進天堂讓你遇見一個好男人,錯入婚姻的墳墓不幸福,甚至悲催的人生——也得逼著自己柔弱的內心變堅強!

我姐三十歲才結婚,嫁給了一個三十六歲的男人。她本科畢業(三本),漂泊異鄉多年,一直為了出路而奮鬥著,去看過她幾次,那時候我年齡還不大,一切都得讓姐姐照顧,但我去了才發現她那樣一個——在我眼裡一直是個又笨又懶又不好看的大姐——生活的真不容易。

她說這麼多年凈顧學習、工作了,也沒人追我!我有什麼辦法啊!

我後來再去時,她正好和她的對象分手了,姐跟我講:爸媽天天催我結婚,我自己也有點著急了,廠里有個工人追求我,一般人吧,但我也接受了,只想著好好處,以後結婚好好過。可是我對他那麼好,他還把我甩了……她說著說著就哭了,我當妹妹的聽了,挖心的心疼。

後來我姐又找了一個對象,說實話更算一般人了,長得不好看,工作一般,性格還有點傲慢無禮,我爸媽沒相中他,勸我姐分了,可我姐哭著說:我都三十了,還能遇著多合適的啊!我現在也不奢望太多了,只要他對我好就行……

那年年底姐結婚了,我們一大家子租了一輛大巴車穿行一千多里的路,踏著皚皚白雪去見證了她的婚禮,姐在結婚典禮上落下眼淚的那一刻,我也跟著哇哇哭了——不知道為什麼。

可是他們結婚七年後,沒能熬過七年之癢?還是因為什麼,一天深夜姐撥通了我的電話:因為兩萬塊錢,他跟我吵了五年了——因為給咱爸治病我拿了兩萬,他就罵我甚至動手打我,說我讓他敗了家,說我偷著花他家的錢了——妹子啊——這種日子我真是熬不下去了,我要離婚!

去年姐帶著她六歲的幼兒坐上火車,踏上了返鄉的路,我們一家早早去火車站等待,又是寒冬臘月,沒有雪落,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穿著厚厚的衣裳仍然感覺瑟瑟發抖,當姐姐牽著孩子的小手走出來時,我隔著老遠就看見了她單薄的身影——我爸媽第一句話就是:到家拉,閨女,到家拉!姐顯得一副正常心態,可回來的路上,爸媽只問了她一句關於「離婚的」,她就哭了一路……

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又是新生。人生的每個七年都可能改變一次命運,但絕不是命運的絕唱,婚姻更是如此,失敗的婚姻糟糕的男人,它只不過為你的餘生敲響了一次警鐘,但沒有什麼理由背負它行走一輩子,但我又能懂姐,她得經歷怎樣的思想煎熬——一點一點從糟粕般的失敗婚姻里走出來——不——是爬出來,就像一個跪著的形單影隻、既傷痕纍纍又硬逼著自己堅強的靈魂!

前兩天給姐打電話,她沒說她過的好不好,她「離婚」的事成了我們一家人禁止談論的話題,我只能跟她閑聊聊,她這次比我話要多,她說她買了一輛二手的電動車,騎車比坐車輕鬆;她說她換住處了,跟兩個小姑娘合租;她說她周末去商場買了一條裙子——她說:多少年沒穿過裙子了,試了試——還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