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核電機構(MNPC),今年解散!

導語:「我們本來就沒有打算興建核電廠,所以才決定解散大馬核電機構。」楊美盈是在昨日於能源、科技、科學、氣候變化 和環境部常月集會上致詞後,如是指出。楊美盈也鼓勵企業透過領養內陸村莊的方式協助它們獲得電源,以作為企業社會責任。

(吉隆坡29日訊)能源、科技、科學、氣候變化 和環境部長楊美盈宣佈,政府將在今年解散大馬核電機構(MNPC),因為當局已決定不興建核電廠。
她說,首相敦馬哈迪於去年9月指出,政府在考量核電廠所帶來的安全風險後,才決定不興建核電廠。

「我們本來就沒有打算興建核電廠,所以才決定解散大馬核電機構。」
楊美盈是在昨日於能源、科技、科學、氣候變化 和環境部常月集會上致詞後,如是指出。
她也透露,該部將透過電供工業信託基金(AAIBE)逐步解決半島和沙巴內陸地區的供電問題,但沒有說明有關基金的數額,但能源、科技、科學、氣候變化 和環境部已在內閣會議後討論此事,確保所有內陸地區在未來5年內獲得電流供應。
「目前已確認金馬侖地區有1500戶住家將在這個計畫下受益,剩餘的則需透過原住民發展局(JAKOA)的統計才能知道。
「基本上我們不會將內陸地區的電流供應與國家輸電網絡連接,而是獨立運作,因為許多村落遠離國家輸電網絡,如果在這些村落進行連接工程,將需花費鉅資,所以我們才決定採用獨立運作。」

楊美盈也鼓勵企業透過領養內陸村莊的方式協助它們獲得電源,以作為企業社會責任。
在提到環境保護方面,她說,能源、科技、科學、氣候變化 和環境部將在今年透過全民執法的方式解決環境問題,當中塑膠再迴圈工廠將成為該部今年上半年的焦點。
「政府正積極的扣留或提控污染環境的人士或企業。」

核電廠從福島到馬來西亞,還有幾哩路?

核電廠需要大量的水源冷卻堆芯,因此多半會選擇建在海邊或大河邊。(圖:星洲日報)

提及核電廠,也許大家腦海裡第一時間便會浮現「切爾諾貝利」、「福島」這兩個關鍵字眼。

自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後,多國暫停和延緩核電廠發電計畫,一時間人人聞核色變。

隨後,日本政府在2016年宣佈重啟核電廠,然而根據民調,有60%的日本國民持反對意見。

日本為何在經歷311災難後,面對人民重重的憂慮和阻力,仍非「核」不可呢?

而我國政府更提議在未來興建兩座反應堆,天然資源和日照豐沛的馬來西亞,真的需要核電廠嗎?

日本減核不廢核,真的非核不可?

日本在1966年啟用第一座商用反應堆後,自1973年開始,核能發電成為最主要的國家政策。

該國擁有超過50個反應堆,為全國提供30%的電源,並預料2017年能達到40%,但在311大地震繼而引發的核洩漏事故,該國政府下令全數關閉,如今僅是目標的三分之二。

由於日本的天然資源稀缺,能源需仰賴進口,為填補核能源的空缺,不得不大量進口天然氣發電,因此創下6兆億日元,史上最高的貿易赤字。

於是安倍政府在2013年2月底,宣示「減核不廢核」的政策,從節能、再生能源著手,儘量減低對核能的依賴,確保在安全的前提下,重啟核電。

為了讓世界各國深入瞭解日本核電廠的現況和未來的走向,日本國際原子力產業協會(JICC)統籌主辦的日本核電廠工作訪問之行,邀請我國綠色科技、能源部總監拿督斯裡再尼烏江、衛生部總監拿督諾希山等多個政府部門負責人,以及大馬核能公司首席執行員占占、馬新社、《星洲日報》等9家媒體共25人前赴柏崎刈羽核電廠、松山的伊方核電廠以及位於神戶的三菱重工廠實地參觀。

保衛森嚴的核電廠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9級大地震,至少造成1萬5893人身亡、2553人失蹤、6152人受傷,是該國在二戰後傷亡人數最嚴重的自然災害。

6年過去了,在3月20日飛往東京的全日航空上,空服員遞過來的一杯熱茶,紙杯上寫著:「永遠銘記311」,由此可見那場災難帶來的悲痛,對於日本人而言,是如此地刻骨入髓。

坐落在新潟縣的柏崎刈羽核電廠是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擁有5個沸水反應堆(BWR),2個改良型沸水反應堆(ABWR),能產出8212兆瓦電量,為800萬人提供電力,是全世界最大的核電廠。在福島核洩漏事件發生後,柏崎刈羽核電廠被勒令暫停運營,目前正處於審查階段中,訪問團一行人獲准參觀的是6號反應堆。

在出發前,出於保安考慮,訪問團的每一名團員需提供個人資訊供有關方面再三核查,進入核電廠時需經過至少三重保安和關卡,取得兩張不同的證件,反復接受查驗、金屬探測、身體輻射檢測,同時全數交出智慧手機和攝影、錄影器材。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